• <tr id='ilr2u'><strong id='ilr2u'></strong><small id='ilr2u'></small><button id='ilr2u'></button><li id='ilr2u'><noscript id='ilr2u'><big id='ilr2u'></big><dt id='ilr2u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ilr2u'><table id='ilr2u'><blockquote id='ilr2u'><tbody id='ilr2u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ilr2u'></u><kbd id='ilr2u'><kbd id='ilr2u'></kbd></kbd>
  • <ins id='ilr2u'></ins>

    <i id='ilr2u'><div id='ilr2u'><ins id='ilr2u'></ins></div></i>

    <code id='ilr2u'><strong id='ilr2u'></strong></code>
  • <span id='ilr2u'></span>
    <i id='ilr2u'></i>

      <dl id='ilr2u'></dl>
        1. <fieldset id='ilr2u'></fieldset><acronym id='ilr2u'><em id='ilr2u'></em><td id='ilr2u'><div id='ilr2u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ilr2u'><big id='ilr2u'><big id='ilr2u'></big><legend id='ilr2u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        醫紙活

  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  • 浏览:14
            • 来源:性感女人照片_性感睡裙_性感丝袜翘臀

            1.鬧鬼

            吳宏祥是執事太監劉瑾的大管傢。劉瑾得寵,傢資巨豐,那吳宏祥不僅精打細算,還能讓劉瑾的銀子小錢生大錢,劉瑾臉上都樂開瞭花,就賞給瞭他一處宅子。

            但就在最近,那處宅子裡卻鬧起瞭鬼。每到夜深人靜之時,院子裡就會刮起一陣桃花旋風,風中隱隱出現一位婀娜少女的白影,一個膽大的傢奴,幾次偷偷窺視那白影少女,感覺似曾相識,仔細一想,還真想瞭起來。

            就在幾天之前,他傢的一位親戚病故瞭,就到秦傢紙活店去買紙活,進門就看到瞭這個紙紮少女,一下子就被她給吸引住瞭,非要買下來。那秦老板不肯賣,說是別人訂好的,這就要來取瞭。他就拿出劉瑾的名頭來嚇唬老板。當時,劉瑾是皇上身邊的紅人。傢奴搬出劉瑾來,那老板自然害怕,趕緊把少女紙活送給瞭他。

            吳宏樣知道後,讓那傢奴就帶著幾個人趕去,抓回瞭秦老板。秦老板大喊冤枉,忙對吳宏祥說,真要想驅走女鬼,就隻有誠心去請王老道。那王老道有一個特別的本事,就是醫紙活。秦老板懷疑這個紙活是得瞭病,才變成瞭鬼,給她醫好瞭病,她自然就走瞭。

            吳宏祥無奈,問清瞭那王老道就住在城西的清風觀中,忙命傢奴買瞭很多貴重禮品,這才隆重地趕瞭過去。王道士一看到那些禮物,就笑得眉飛色舞,聽吳宏祥說明瞭緣由,就點著頭說:不就是醫紙活嗎?我今天晚上就過去。他收拾瞭一些物品,跟著吳宏祥就到瞭府上。

            2.紙活

            王道士來到吳宏祥府上,剛一進門,就臉色驟變,大聲說:好重的陰氣啊!王道士又在府上轉瞭一圈兒,然後就寫瞭一張清單,無非是些作法所用的香燭紙錢,還有幾十斤硫磺。

            東西買回來後,王道士又在幾十張黃表紙上畫瞭符,貼到各處關口,然後又把硫磺沿著院墻撒瞭一遭。等到天黑,他就讓大傢各回各屋,他坐在院子正中間,膝上放著一柄桃木劍。

            吳宏祥躲在窗後,偷偷看著。這時,就見院子正中忽然生出一股桃花旋風,風中漸漸現出一個白影,正是那個婀娜女子。她一見到王道士,頓時一驚,轉身就跑,卻被那硫磺逼瞭回來。

            王道士冷冷地說道:過來吧,我來給你醫病。那白影倒也聽話,果真就來到王道士面前,然後伸出手,請王道士給她號脈。

            王道士捏住她的手腕,號瞭一會兒脈,忽然說道:怨氣竟如此之重。唉,所謂冤冤相報何時瞭。我幫你醫好你的病,你就去吧。

            那白影忽然傷心地哭瞭起來,然後悲悲切切地說道:奴傢死不瞑目,必是要報此血仇,才肯離去。

            王道士忽然變瞭臉色,怒聲說道:敬酒不吃吃罰酒!我都要給你醫病瞭,你還不肯去,我哪容得你再嚇人?話沒說完,他就用桃木劍挑起一張畫符,刺向白影。那白影被他拉著胳膊,躲不開這一劍,正被刺中胸膛,慘叫一聲,倒在地上,竟現出一件紙活模樣。

            王道士撣撣手,得意地笑道:我四十年的道行,還治不瞭你?他話沒說完,卻見那紙活猛地跳瞭起來,轉眼又化成瞭一道白影,攜起一陣旋風不見瞭。王道士氣得捶胸頓足,大聲說道:功虧一簣,功虧一簣呀!

            他過來對吳宏祥說:大爺,這個紙活怨氣太重,我難以治住她,您還是另請高明吧。

            吳宏祥忙拉住他:道仙,且慢。我聽說這京城裡,屬你本事最大,你走瞭,我還到哪兒另請高明?你幫我想個招兒吧。

            王道士想瞭想,又搖瞭搖頭,為難地說,他要給這紙活治病,還缺少一味藥,紙活陰氣太重,需用至陽之藥來調和。這至陽之物,就是一位壯漢的尿,這壯漢需喝過一百人的血。吳宏祥不禁驚叫出聲:天下哪有這樣的人?

            3.靈藥

            吳宏祥聽說需要這樣一種奇藥,不禁為難起來。沒辦法,他隻好在府外貼瞭張告示,誰若能找到此奇藥,重金酬謝。幾天下來,看熱鬧的人很多,但卻沒一人來揭榜。

            這天,傢奴跑過來,激動地說,有人來揭榜瞭,吳宏祥驚喜異常,忙說:我去見他。你快去請王道士!

            吳宏祥興沖沖地來到前院,卻見陳瑤正站在廳外,手中拿著告示,不禁一驚,冷下臉來問道:怎麼是你?

            陳瑤乃是抗倭名將蘇俊的副將。蘇俊鎮守江浙沿海,跟倭寇打瞭幾次仗,都獲得瞭勝利。為此,皇上宣他進京,要給予他重賞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