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fieldset id='uneh'></fieldset>

<dl id='uneh'></dl>
  • <i id='uneh'><div id='uneh'><ins id='uneh'></ins></div></i><ins id='uneh'></ins>

        <i id='uneh'></i>

            <acronym id='uneh'><em id='uneh'></em><td id='uneh'><div id='uneh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uneh'><big id='uneh'><big id='uneh'></big><legend id='uneh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        <code id='uneh'><strong id='uneh'></strong></code>
          1. <span id='uneh'></span>

          2. <tr id='uneh'><strong id='uneh'></strong><small id='uneh'></small><button id='uneh'></button><li id='uneh'><noscript id='uneh'><big id='uneh'></big><dt id='uneh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uneh'><table id='uneh'><blockquote id='uneh'><tbody id='uneh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uneh'></u><kbd id='uneh'><kbd id='uneh'></kbd></kbd>
          3. 當妻

  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  • 浏览:21
            • 来源:性感女人照片_性感睡裙_性感丝袜翘臀

              假借金簪

              五蓮山下有個小村子,有路遙、馬力兩戶人傢,他們是故交。兩戶人傢地位懸殊,怎會是故交?還得先說回十幾年前。

              那時,年輕的寡婦馬氏無依無靠、有孕在身,去鄰村路員外傢做用人。說來也巧,路夫人生兒子那晚,馬氏也生瞭一個胖小子,路員外心善,吩咐照顧好兩個產婦。百日那天,路員外為兩個孩子一塊兒辦瞭百日酒,酒桌上,路員外為自己的孩子起名路遙,為馬氏的孩子起名馬力。出瞭月子,馬氏更加賣力地幹活,路員外記在心裡。兩個孩子該讀書瞭,路員外讓馬力陪路遙一塊兒去私塾。再後來,路夫人把貼身丫鬟許配給馬力,拿出五十兩銀子,讓馬力回老傢瞭。馬力回村將老房子修葺一新,把母親、妻子接回來,過起瞭安穩日子。

              十幾年過去瞭,路員外夫婦和馬氏相繼故去。

              逢年過節,馬力總會到路遙傢幹些雜活,路遙順便送些年貨給馬力傢,兩傢關系一直很好。

              這年臘月的一天早晨,馬力來到路遙傢中,一進院子,馬力就問道:“大嫂,大哥在傢嗎?”

              路遙妻子正對著鏡子梳頭,見馬力來訪,忙挽起發髻,出門迎接。路遙傢的大黃狗聽見馬力的聲音,也跑過來,親熱地蹭著馬力的褲腳。馬力進屋後,坐在火爐邊,火爐上烤著一圈黃瓤地瓜,正滋滋地冒熱氣。路遙妻子一邊泡茶一邊說:“你大哥和管傢一早去鄰村收賬瞭。”

              馬力問:“有活要我幫忙嗎?”

              路遙妻子擺擺手,說道:“傢人已收拾妥當。”

              大哥不在傢,又沒有活,馬力起身要走。路遙妻子挽留道:“在這吃瞭午飯再走吧。”

              馬力推辭道:“傢裡有活呢。”見馬力執意要走,路遙妻子端過一笸籮剛剛烤熟的地瓜,用佈袋裝瞭幾個,遞給馬力道:“剛烤好的地瓜,捎幾個給孩子吃。”說著,她指瞭指梳妝臺邊上的大半個烤地瓜。

              馬力也不推辭,接過地瓜就往外走去。見馬力要走,大黃狗站起來,戀戀不舍地圍著馬力打轉。馬力從佈袋裡拿出一個地瓜,掰下一塊扔給瞭大黃狗,大黃狗叼著地瓜回到火爐旁,津津有味地吃起來。

              回到傢,臨近中午,馬力忽然看到路遙急三火四地走進來,吞吞吐吐地問:“你和大嫂開玩笑瞭?”

              看到路遙欲言又止、左右為難的樣子,馬力說道:“我一向對大哥大嫂非常敬重,從來沒有開過什麼玩笑。大哥有什麼話就直說。”

              路遙如實說道:“你走後,大嫂發現金簪不見瞭。她和丫鬟找瞭一上午,屋角旮旯翻瞭個底朝天。你知道,你大嫂是她傢獨生女,這支金簪是她娘傢的傳傢寶。早晨隻有你見過她,也許是你跟她開玩笑,惹她玩耍。如果你藏起來瞭,快快給她送回去。”

              聽完路遙的話,馬力明白瞭。心想,這大冷天的,早上隻有自己見過大嫂,的確嫌疑最大。他沉默瞭會兒,說:“你弟妹今早回娘傢,想在娘傢人跟前擺點排場,央我去你傢找大嫂借金簪一用,我到瞭你傢,見瞭大嫂又不好意思開口,正好看到梳妝臺上有一支金簪,我就悄悄拿回傢,讓你弟妹戴著回瞭娘傢。本想歸還金簪時再說明情況……都怨我,大哥,等你弟妹回來,我馬上把金簪給大嫂送過去。”路遙聽馬力這麼一說,也不好再說什麼,就起身回傢瞭。

              被逼當妻

              等妻子打柴回傢,馬力把事情的經過告訴瞭她,最後說道:“我不願看到咱的恩人為瞭一支金簪子,認定咱是賊,和咱斷瞭來往。”

              妻子埋怨道:“你說得有理,可我們到哪裡去弄一模一樣的金簪還給大嫂!以前我見過那支簪子,金簪頭是一隻鳳凰。”

              夫妻倆一夜沒睡,總算想到一個法子。

              第二天,馬力媳婦洗漱一新,跟著馬力來到城裡的洪記當鋪,看到馬力,洪老板問道:“客官,來當什麼東西?”

              馬力一指妻子:“當妻!”

              洪老板圍著馬力轉瞭一圈,問道:“客官,你開玩笑吧?”

              馬力真心說道:“急需五十兩銀子。實在沒有值錢物,隻好當妻!”

              洪老板問道:“請客官說說,這當妻怎麼個當法?”

              這時候,妻子開口說道:“ 我當給你傢做用人,工錢抵清當銀,到時候,用工錢贖我自身,如何?”

              洪老板仔細端詳瞭一下馬力的妻子,一看就知道是幹活能手。這幾天當鋪很忙,正需要一個幫手,洪老板立即答應馬力提出的條件,當面封好五十兩銀子交給馬力,寫好當票,互相約定,馬力妻子在當鋪幹活一年,一年以後的今天就是當期結束,用幹活的工錢贖回自身。

              洪老板是行善仗義之人,聽說馬力傢有一個剛滿兩歲的孩子,應允馬力妻子隻在白天來當鋪幫忙,晚上回傢照顧孩子。

              從當鋪出來,馬力夫妻倆一起來到金行,揀瞭一支最好的金簪買下來,讓夥計包好,一塊兒來到路遙傢中。見到路遙妻子,馬力妻子賠禮道歉道:“實在對不起大嫂,那天我戴著借大嫂的金簪回傢,心裡隻顧著炫耀,在去場院拿草做飯時不小心弄丟瞭,到傢才發現金簪不見瞭,隻好重新換瞭一支,現在才給大嫂送過來。大嫂看看喜歡不?”

              這支金簪比原先那支成色更好、分量更足,又看到馬力夫婦滿臉愧疚的樣子,路遙妻子也不好再去指責瞭。

              路遙一邊給馬力倒水,一邊說:“丟瞭就算瞭,再買一支那麼好的幹啥?你傢日子我又不是不知道。”

              馬力道歉:“也就是自傢嫂子能原諒我們,嫂子收下就好。”

              水落石出

              臘月二十八,洪老板把馬力妻子喊到跟前, 遞給她一個口袋和五吊錢,說:“這是五斤面、兩斤肉,拿回傢包頓水餃,孩子還在傢裡盼著你呢。過瞭二月二再來幫忙。”

              吩咐完,洪老板正想關門,忽然,從外面匆匆忙忙走進來一人,來人頭戴狗皮帽,身穿狗皮坎肩,剛進當鋪,就把狗皮帽摔在櫃臺上,氣喘籲籲地說道:“當東西。”

              洪老板認識這人,是個殺狗的,姓孫,五十多歲,大傢都喊他孫狗肉。洪老板經常買他的狗肉,就問道:“怎麼,賣狗肉收到寶貝瞭?”

              孫狗肉鄭重地從懷裡摸出一個綢子包,小心翼翼地放在櫃臺上,一層一層打開,說道:“你看看。”

              洪老板好奇地湊近一看,不禁大吃一驚,端詳著問道:“哪弄來的?”

              孫狗肉得意洋洋地說:“反正不是偷來的!”

              洪老板左看右看,說道:“這是六品夫人以上的官太太才能戴的,你究竟怎麼得來的?”

              這時,馬力的妻子一步跨到兩人中間,從洪老板手裡奪過東西。剛才,她一眼就認出來,那東西就是路遙妻子丟失的金簪,她憤怒地質問道:“你必須告訴我,這支金簪是怎麼到你手裡的?”接著,她把事情的經過一五一十地告訴瞭大傢。孫狗肉聽說金簪是路遙夫人的,戰戰兢兢地說道:“前幾天舀狗肉湯,聽到鍋裡有異響,舀凈肉湯一看,原來鍋底有一支金簪,我想,也許是哪個貴婦人來買狗肉時掉進去的,我就把它收起來藏好,可至今不見主人來找。今天一大早,林媒婆到我傢提親,我就急著拿來當點銀子,好張羅喜事。”

              洪老板拉開馬力妻子,安慰瞭孫狗肉,對他們說:“現在就去路員外傢,你們三岔對案。”

              他們仨一起來到路遙傢,一見路遙妻子,馬力妻子就道:“大嫂,鳳頭金簪找到瞭。”

              路遙妻子詫異地說:“我傢金銀器具,都有一個‘王記的標志。”

              洪老板舉起金簪在眼前細看,金簪反面尾部果然印有“王記”的字樣。路遙妻子疑惑地問:“金簪不是丟瞭嗎?這是怎麼回事?”

              馬力妻子斷斷續續地說:“那天,馬力根本就沒來借金簪。大哥大嫂以為馬力拿瞭金簪,因為傢窮,這事隻會越描越黑。平日裡大哥接濟我們不少,我知道大哥大嫂不會平白無故冤枉我們,一定事出有因,隻好暫時應承下來。”

              路遙妻子略有所思,連忙叫來管傢,她問:“咱傢大黃狗你送誰瞭?”

              管傢臉紅瞭,支支吾吾地說道:“那天,夫人吩咐我把大黃狗送人,我正好碰到孫狗肉在街上買狗,就賣給瞭他,賣瞭五吊錢,買酒喝瞭。”

              路遙妻子一拍腦門,對著孫狗肉大聲說道:“我知道瞭。”

              原來,那天路遙妻子梳妝時,拔下金簪,順手插在那半塊地瓜上。馬力來訪後,大黃狗吃下馬力扔給它的半個地瓜,主人去送客,它又偷偷吞下梳妝臺上的半個地瓜。金簪插在地瓜上,被大黃狗一起吞下去,金簪別在瞭大黃狗喉嚨裡。馬力走後,大黃狗日漸消瘦,整天哀號,攪得全傢不得安寧,路遙妻子隻好吩咐管傢把黃狗送人。

              真相大白,路遙拿出五十兩白銀還給洪老板,把馬力妻子贖出當鋪。路遙妻子敬佩馬力妻子賢惠善良,把印有“王記”的鳳頭金簪送給她作為紀念,兩傢好上加好。馬力感謝孫狗肉說真話,替自己說明瞭一切,送給孫狗肉五吊錢做喜錢。

              這正是:路遙知馬力,日久見人心,是非無須辨,時間來證明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