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. <tr id='66451'><strong id='66451'></strong><small id='66451'></small><button id='66451'></button><li id='66451'><noscript id='66451'><big id='66451'></big><dt id='66451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66451'><table id='66451'><blockquote id='66451'><tbody id='66451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66451'></u><kbd id='66451'><kbd id='66451'></kbd></kbd>
  2. <i id='66451'></i>

        <dl id='66451'></dl>
          <ins id='66451'></ins>
          <span id='66451'></span>
          <i id='66451'><div id='66451'><ins id='66451'></ins></div></i>

          <fieldset id='66451'></fieldset>

        1. <acronym id='66451'><em id='66451'></em><td id='66451'><div id='66451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66451'><big id='66451'><big id='66451'></big><legend id='66451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      <code id='66451'><strong id='66451'></strong></code>
        2. 幸福照相館

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• 浏览:21
          • 来源:性感女人照片_性感睡裙_性感丝袜翘臀

          我叫趙增強,算是現在大北照相館中還“沖”在一線的老師傅瞭。當年服務學校畢業的攝影系學生,能進大北工作是種榮幸。

          我是1975年進入大北實習,半年後留下來瞭。聽老一輩說,當年做學徒很苦,不僅要學技術還要打掃衛生,遇上狠點的師傅打罵也是有的。1975年還處在“文革”時期,不僅大北的傳統戲裝照不讓拍,連婚紗照也不行,因為這是資產階級的產物。直到改革開放才開放婚紗照——不要覺得我們這代人是老古董,1978年的時候結婚照非常流行,全國各地的人都來大北拍結婚照,尤其是山西陜西這兩地,他們當時沒有什麼照相館,所以這幾個地方的年輕人都攢錢到北京、上海留影。

          仗著在大北工作,我和妻子的結婚照就是在這裡拍的。記得當時我穿中山裝,和妻子兩個人拿著《毛主席語錄》,算是時代特色吧。

          剛工作時,我用六寸片的大型座機。那時候北京照相館特別多,有中國照相、友誼照相、風光照相、北方照相館,彼此競爭激烈,但這一條街五六傢照相館,每傢都很忙。大北接待的名人比較多,尤其上世紀八十年代的體育明星,大多來大北照過相。像全國十佳運動員鄧亞萍、鄭海霞。讓我印象深刻的是女排五連冠時的留影,平均身高擺在那裡,拍起來費瞭番工夫。

          在大北照相館,機關服務部是很重要的部門。我們最忙就是每年“兩會”時,常委同時在各團參加討論,早上九點同時拍,上百人的群像,一點不能亂。大北是官方指定攝影單位,我們的個人資料都是記錄在案的。每次常委們參加活動,兩個攝影師一組拍攝一個常委,確保無誤。

          聽老師傅講,1983年鄧穎超時任全國政協主席,當時開一個全國性政協會議。拍完會議合影之後,老師傅們都在收拾機器,鄧穎超主動邀請師傅們一塊合影。她說,“你們大北的師傅老給我們照相,很辛苦啊。今天咱們也一起照個合影。”

          大北照相館最大的特色就是它出的片子細、鼓、潤,講究質感。根據顧客的不同年齡,不同的皮膚結構,通過姿勢、造型讓他們能夠揚長避短,讓質感得到最好的表現。這些細節必須通過長期實踐經驗來總結,一般的攝影師是做不到的。再拿底片修版來說,原來的膠片沖洗采用的是藥水沖印技術。大北的老師傅可以把底片中不需要的藥膜完整取下,再粘貼上取而代之的藥膜,類似電腦操作中的剪切、套索工具,取藥膜就像顯微鏡下的外科手術,這比ps難多瞭。

          像我這個歲數,還在大北一線的老師傅不多瞭。尤其是當數碼相機普及後,手工上色老師傅退休,很多人去英國美國專門給照片上色,24寸的黑白照完工後,老外特別認他們的手藝。

          當照相館的師傅是件挺幸福的人,因為來拍照的人都是喜氣洋洋。在這裡,看到的都是合傢歡,比如原來我拍過一個崇文區的勞模,兩口子都是盲人,結婚時就在大北照的,五十年過去瞭,兒女又帶著父母來拍金婚照,大北是名副其實的“幸福照相館”。